开户即送体验金

开户即送体验金

荒城夕照

本书由北京植发医院_北京头发种植哪家好_北京植发多少钱 - 北京瑞丽诗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001:藏住她的温柔

  秦书凯的脑袋一下子蒙了,这是什么事情,自己就是有那个心也没有那个胆子,再说,自己和王娟同事几个月,也就是刚才那个抱了她的腰,谈什么私通,再说,老子一个身家清白的年轻人,即便是想要找个对象也得是个黄花大闺女,怎么会打别人老婆的主意?

 孔香芸也没有想到我胆子这么大,惊叫一声,脚下一滑,差一点摔倒,回头却见我埋着头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什么,正卖力的扣住两旁石块往爬,脸一热,觉得自己是想多了。“怎么了?”这个时候我才抬头问道。“没啥,我看见一条蜈蚣。”孔香芸连忙吱唔着敷衍道。我心头暗笑,其实在手碰到她臀部时,我意识到不对,但是这个时候要解释也说不清楚,索姓装出一副茫然无知的模样,果真将孔香芸麻痹了过去。不过肌体亲密接触的霎那,让我一阵血气翻涌。这段时间自己忙于工作,倒是很久没嘿咻了,尤其是想到那内.裤下诱人的风景,我觉得身体某个部位在迅速膨胀。看样子孔香芸真如韩建伟所说,对自己有点意思。我知道孔香芸的脾气,若是换了别人,只怕她早闹了起来。前方渐渐明亮了起来,我知道这是快到出口了。出口的坡道更陡,听得韩建伟他们几个都在洞口享受着山腰处的劲风吹拂,我忍不住又催促两女走快一些。两女也是手足并用的忙不迭的往爬,只剩下我在她们后边等她们爬去之后好一鼓作气完成这次爬山活动。听得汪昌全兴奋的在那里朗诵着一首酸溜溜的诗词,我随意抬起头,却见到一副惊心动魄的、绝美无的图画。四条白.嫩的大腿在自己头顶处蹬踏着向移动,晃动的裙袂下两个充满青春活力的躯体,四瓣浑圆饱满的臀瓣被两条可恶的三角内.裤紧紧包裹。两条三角裤,一粉一白,一抹暗影正好处于两腿结合处,傻瓜都能想象出那里的无限风光。从洞口投射下来的阳光刚好在这一刻将这副美景定格,让我一览无余,纤毫毕现。而汪昌全吟诵着的那句名句似乎是为了刚好映证这副情景,无限风光在险峰这句话没错,但是另外一句却该改成天生两个仙人洞才对!我在内心呐喊着,觉得自己全身几乎都要沸腾起来,那膨胀的所在更是差一点把洞口都给撞垮。两个女孩子压根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洞口传来的凉风和攀爬成功的胜利喜悦让她们都只顾和韩建伟三人去享受清风拂面的快.感去了,只丢下我独自一人站在洞内苦苦压抑着那份煎熬。“叶庆泉,你在干嘛呢?孔香芸她们女孩子都出来了,你还缩在里边干啥?”韩建伟几人突然发现我还没出来,有些怪的叫道。“出来了,我龟速,行了吧?”我慢腾腾的从洞口爬出来,他不得不处理一下自己身体,否则难以掩盖某些不良特征。从麒麟山下来,我心情说不出的舒爽,山那副场景始终在脑海里盘旋不去,以至于某个部位坚.挺不消。长宁江的江水相当清澈,甚至可以看到水砂石,我悠哉游哉的浮在水面听凭水浪拍击着自己的身体。不远处,凌菲和孔香芸也羞答答的换了泳衣下了水,不过遗憾的不是基尼,是那种两件套。不过,两具娇美的躯体即便是穿着两件套,同样勾勒出绝妙的身体曲线,青春之美是任何东西无法拟的,不过只是惊鸿一瞬消失在水,使得几个男人相当遗憾。“庆泉,你好像有心事?”韩建伟游了过来。“没啥。”“在山你好像有些恍恍惚惚的,不是身体不舒服吧?”韩建伟的观察力很好。我有些感激的拍了一下对方肩头,这是一个可以信任的朋友,笑着道:“真没事,我只是在想自己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你还有啥考虑的,在机关里好好表现,争取往爬,混个一官半职的。现在公务员要说挣钱也容易,不过那是黑心钱,容易出事,我觉得你还是别去沾染那些的好。”韩建伟说着,随手摸起一块片石,猛力一扔,片石在水面飘行,一连在水面碰击几下,飘出十几米远才沉下去。“黑心钱我当然不会去碰,找个饭碗不容易,我没那么傻。”我摇了摇头,目光追随着孔香芸和凌菲两具身体移动,一边说:“你呢,有啥打算?”“我还能有啥打算,只有这么干着呗。”韩建伟目光有些无奈和茫然。我其实同样迷茫,当官、赚钱,说起来容易,但具体怎么当,怎么赚?一点没有头绪。当官还只能好好工作,按部班的往爬,赚钱……我除了母亲去世前给我留的那点股票,我几乎是一无所有。而且那些股票,母亲当时买了下跌,到现在已经跌的是惨不忍睹,自己都很久没去关心那支股票的价格了。话说凭自己这点工资,算关心也丝毫不起作用。唉!万事开头难,只要掘到第一桶金,事情好办了,但是这第一桶金却不是那么容易挖掘的啊……和同学告别后,我去了英阿姨家,要进门时,才发现香烟抽完了,折回到不远处的小店,准备买包香烟。店主王大妈道:“对了,你们大概不知道吧,老宋家那对小两口离婚了。”一旁有人诧异地道:“老宋家?是嘉琪那孩子离婚了?什么时候的事情?”王大妈道:“听说前几天才办完手续,刚才我看见嘉琪已经搬回娘家来了。”“小两口关系一直不错,怎么说离离了呢?”王大妈笑了笑,轻声道:“说实话,以嘉琪的相貌人品,跟着那姓方的有些可惜了,早点离了也好。”一旁那人点了点头,道:“那方正源是不太争气,整天游手好闲的,知道赌!”王大妈哼了一声,赞成地道:“可不是,这才离婚几天,他张罗着卖房子,估计用不了多久,得输个精光!”一旁那人叹息道:“这个方正源,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前些年都以为他能成才,没想到会变成这副模样,唉!可惜了。”王大妈叹了口气,悻悻地道:“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只要沾赌博,准没个好结果。”我也不想买香烟了,躲在一旁默默地听着,过了会儿,我悄悄地溜回了屋里,躺在床,心情很是复杂。周日的午,我装着像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拿着扫帚,开始清扫屋子,以往小时候都是我和嘉琪姐一起来做卫生,这次自己单独做事,感到分外冷清。约莫十几分钟之后,我抬起袖子,擦了把额头的汗珠,不经意间却发现,宋嘉琪正倚在门边,默默地望着自己。她身穿粉色小衫,墨绿色长裙,束得腰身美好,一双雪白的手臂,都露在外面,宛如出水荷花一般淡雅,只是那张漂亮的脸蛋,还带着难以掩饰的惆怅。我们俩这样站在原地,静静地对视着,都没有说话,过了许久,宋嘉琪叹了口气,缓缓走来,与他擦肩而过,走到窗台边,伸手取了干净抹布,袅娜地进了屋子。日期:-- : 

  

001:藏住她的温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开户即送体验金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